清明节之际,我们再次回顾2018年至今的“死亡名单”,缅怀那些承载了梦想与激情却又在回想起哽咽的岁月。

3月31日,熊猫直播正式说了再见。

从2015年9月21日熊猫进入内测开始,共运行1286天。这三四年间,它见证并参与了千播大战,也曾站在聚光灯下,却未能在一波波潮水冲刷中幸存。

回顾近一年:光圈直播开启了千播淘汰赛;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的融资轮次和金额一次次刷新记录;无人货架消退的速度远超爆发时的明争暗斗;P2P暴雷更是牵连一片;创业明星项目坠落神坛,突然间沦为“尸体”……

“寒冬期”资本更加谨慎,洗牌加速。所有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、经营策略等都在经受着考验。创业维艰,那些盲目追风口的终会被商业法则淘汰,不留下任何踪迹。

清明节之际,我们再次回顾2018年至今的“死亡名单”,缅怀那些承载了梦想与激情却又在回想起哽咽的岁月。

“死亡”多集中在A轮,

风口是重灾区

没有拿到下一轮融资并不意味着项目死亡。Newseed(微信ID:pelink)在梳理过程中发现,大多数创业公司处于“僵死”状态——网站/微信停止更新、官网电话打不通、近期无相关新闻曝光、创始人联系不上等等。

通过网络公开数据及大量资料搜集不完全统计,整理出2018年至今不完全创业公司死亡名单。到底死去了多少企业?我们没有办法给出精准的数据。下图名单虽是冰山一角,但背后凸显的问题重重,触目惊心。

分析下来,绝大死亡的创业公司都存在战略不清晰,产品和服务缺乏竞争力、营销和渠道能力弱、组织和管理能力弱,盈利能力差等问题。

还观察到,在死亡轮次上,“A轮死”较为普遍。共享出行、区块链、无人货架、P2P、文娱直播这些曾经大热的风口成为重灾区,受到P2P暴雷的影响,便利店、长租公寓也被牵连遭殃,死伤甚多。此外,在线教育、本地生活两大领域紧随其后。

区块链在2018是“速生速死”的风口代表,从春节期间急速上涨的关注热度到潮水退去,裸泳者____,仅仅经历了半年时间。本文只列举了部分区块链项目停运名单,事实上,未经查证但疑似跑路、崩盘的区块链项目数不胜数。整个行业如今看来就是一个充斥着投机主义、荷尔蒙、割韭菜的巨大泡沫。

P2P行业暴雷也是2018年以来的“非典型事件”,随着唐小僧、联璧金融等明星平台陆续出问题,P2P行业陷入平台密集爆雷潮,饱受社会关注。据网贷之家数据,2018年停业的P2P平台共计383家。受其牵连的便利店、长租公寓可怜又可悲,原本一桩好好的生意,最终却被“金主”牵连致死。不能不让创业者们警醒:不该拿的钱,别拿,否则出来混,都是要还的。

共享出行行业看似“钱”景无限,然而在资本的“捧杀”下,泡沫不小。

无人货架的消散似乎早就在众人的意料之中,商业模式不清晰,为吸引融资迅速扩张规模等行为,却让无人货架脱离了零售的本质。货损过高、扩张过快成GOGO小超倒闭的原因;哈米科技也在___中提及了倒闭的原因,是因为公司自我造血能力不足,导致盈利困难。

据不完全统计,无人货架从2016年以来约有30多个玩家入局,共获超过25亿元融资。如今一番大清洗过后,一地鸡毛。

共享出行,包括其所属的共享经济大领域,盈利模式一直存疑。共享出行更是属重资产、高成本行业,前期需要极大的成本投入,规模化发展更需要因地制宜。要实现盈利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文娱领域颇受政策收紧的影响,内涵段子被关停就是一个典型,游戏版号受限、直播、网综被官方盯紧,颇受掣肘。整个文娱从2016年的巅峰期到今迎来了淘汰赛,不是第一梯队的玩家,生存环境注定会越来越恶劣。

3年烧光16亿,

一夜之间公司倒闭

“公司在9月底就突然倒掉了,CEO辞职、董事长失联。”再次回忆起,家园网前员工张华(化名)有瞬间的恍惚,“没有告知原因,大家都被辞退了,很多人8、9月的薪资都没有发放,公司差不多了5000万的工资。过完了十一,物业还回收了办公室。”

同期,家园网网站也打不开。据2018年9月30日家园网官方微博显示,家园网在6月至9月间共裁员300人。据微博中员工提供的应付费用统计表显示,家园网拖欠员工的工资、绩效、赔偿金、社保、佣金等共计4475 万元。此外,还拖欠有行政、财务、广告等相关费用共计1181.89万元。

家园网是同科集团投资的公司,在其官网上的介绍是:家园网是全球首家家庭生活消费O2O综合服务平台,是运用互联网、移动互联技术,以家庭生活需求为核心,以家居、家装、家电、家具、家政、汽车、旅行、医疗、保险、就业、体育、教育、投资、大数据、云服务等为主线的互联网O2O服务企业。

2016年,赵薇还曾代言过金色家园网。当年打出了“买房、卖房0佣金、0风险、0加价”的口号,最多曾开过一千多家中介。然而烧钱的速度抵不过发展的速度,从2017年9月开始,家园网关闭了所有门店,最后中介业务也被砍掉了。

谈起倒闭的原因,张华表示:“公司成立以来共花费了16亿元左右,曾在2016年大规模做过广告。当年以房地产买卖业务为主,还有些盈利。后来转型做了太多产品线,摊子铺得很大,盈利模式不清晰。而且每个产品在行业里都有很多劲敌,很难发展。”

2017年9月,家园网上线“小红帽家装广场”,号称是在行业内率先提出“干掉装修公司,干掉工长,省钱50%+”;2017年10月,上线“菲派保姆”,要成为家政行业乱象终结者;2018年1月“抄近道”上线,号称地铁神器,要优化千万地铁用户的出行方式和生活方式;2018年7月,1对1远程高清视频看房的“比比租房”上线,不过随后智慧社区的产品上线后,比比租房就作为一个功能嵌在了家园社区里。

除了主线业务外,还有家园征信、家园大数据、走马旅行、家园金服等等。高峰期,家园网的员工高达1000 多名。

“家园网所有资金都是从同科那边提供的,其实2017年的时候,同科就有些意见,家园的董事长算是力排众议坚持了下来。”张华叹了口气,“之前业务是针对C端,后来转为B端,似乎找到了盈利模式,但也无济于事。”

2018年9月28日,家园网CEO马永才离职,群龙无首。9月30日,在职、离职员工一起去公司维权,才拿到了8月份的工资。“那会儿其实已经很满足了,至少拿到了一个月薪资。现在好了很多,过完年大家基本都找到了新工作。”

家园网只是众多死亡案例之一,没有互联网基因、业务线太多、直面十多家劲敌…加上同科不愿再输血,家园网的命运其实很早就注定。

创业是幸存者的游戏

成功企业的经验多少都有相似,“死亡”的原因各有不同。即便最沉重的一击是因为“资金链断裂”,但产生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。

小村资本合伙人陈雪频此前曾在吴晓波频道撰文中分析,2018年倒下的创业企业,可分为以下几种:

1、行业本身有未来,但应用还在早期阶段,创业者都在讲故事,各种投机忽悠屡见不鲜,最后一地鸡毛,典型的是区块链;

2、有实际的应用价值,但行业内鱼龙混杂,精英和骗子共舞,当政策和监管趋严时,整个行业都不能幸免,典型的是P2P或科技金融;

3、行业有应用价值,有较大想象空间,导致大量热钱涌入,然后变成资本补贴大战,最后整个行业尸横遍野,没有赢家,典型的是共享经济;

4、整个行业一直都受到监管,政策稍有变化就会导致整个行业遭遇冲击,非常典型的是文娱行业(尤其是影视和游戏)受到冲击很大,新政策出台对教育行业的影响也比较大。

王思聪的熊猫直播拿过5轮融资,A轮后估值就超24亿,却仍免不了破产的结局;罗永浩的“聊天宝”,爆火的时候被众多VC/PE追捧还拿到1.5亿融资,但最终也草草收场;戴威的ofo在经历退押金风波/内部反腐等后苦苦支撑;途歌押金难退,也被爆总部人去楼空……

在巨头不断入局加持下,简单的商业模式创新很难站住脚。即便是当下光鲜亮丽的企业,也不是十全十美。潮水一波波退去,幸存的企业面临的挑战更大。

(应采访者要求,文中张华为化名)